16/12/31

岁末杂感

说岁末,真是恰合时宜。我们有时候感慨年岁,是因为自己又年长了一岁,但这事并不值得担忧什么,年轻人的世界就像永动机,仿佛过去的一亿年只是我们记不太清楚的回忆,未来还有一亿年是我们的;而另一些时候,是发现年岁并没有让我们小时候的理想实现,而是又一轮被新鲜的世界给撞个满怀。今年对于我来说,是个变化颇多的年份。

年初的时候,收到了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,于是在五月末就早早辞了工作。八月的时候,做了近视眼手术,摘掉了眼镜。八月末入学,九月开始紧张而有序的生活,十月彻底错乱,直到现在。

上午在图书馆的时候想写这么一篇杂感,吃了午饭回来,看了会儿用户体验度量相关的书,脑袋里一团浆糊,也不想写下去了了。杂感杂感,人怎么就这么多感,无非就是关于钱、感情、经历、认知等等的变化,有时觉得胸中有千言,有时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,可能只是不会写东西了吧。

前日夏洛特将14年我们一起写的情书集寄给我,她最近又添了几笔,我拖拖沓沓没看几页,自己写了两页上去。重又看这个小绿本居然已经两年了。因为近几个月的事,我实在不想就感情问题多说两句,保持沉默的好处就是,可能大家都会猜你在想些什么,但实际上,我什么也没想。

我恐惧在许多陌生人面前讲话,总觉得肯定有些人的思想建筑高于我太多,班门弄斧多丢人;同时我也学会了装作建筑高屋建瓴的样子,但真的只是假装而已。比如有门课老师叫我们查找资料,对某一艺术领域做点研究,我可能当时处于“好的状态”,弄的东西看起来像模像样一点,就总有些人会来问我问题。老师也觉得我“很富逻辑”,于是叫我给她写论文,我拖了很久,催促之下才给她发了个论文的草稿,这也是这些日子为数不多的“正向”事务。今天来图书馆找资料,也是因为老师希望能有点数据化的东西,好发文章,于是我找了两本关于用户体验度量的书开始看,一开始就遇到许多统计分析的基础知识,看了半天也不得其道理;本来早在俩月前就想找点统计学的书看了,但各种原因下没有成行,结果今天机缘巧合之下又上路了。

还有一件同样的事,更令我苦恼不堪。入学的时候自己去联系导师,我去学院官网上看了下就去学院的办公室找老师串门儿。“好的状态”下的我会觉得,我可以整日整夜地工作,我早起晚睡,尊师敬友,而且我还是个善于交际的人,一切OK。于是一番谈话后,被即将出国的老师收下了。想来也哭笑不得,前几天因为一个比赛的事,两个月以来算是第一次联系老师,被批“都半年了,还没有设计思维”。我想因为时差的关系,老师是不是被我吵醒了然后就大发脾气,还是因为女人那个?我不得而知。因为短短几句话就被批“没有设计思维”,我虽然不服气,但想想,具体什么原因其实无关紧要,只是很久没和老师联系,加之布置的作业做得不咋样,所以脾气是必须发的。所以,吹牛逼就跟说谎一样,要一个一个去弥补,我看我是没有这种天份。可以说是蝴蝶效应吧,要是当初少吹点牛逼,比如工作面试的时候、研究生复试的时候等等,许多事情都会变不少吧。

夏洛特说,你上一篇都是十月份发的了,俩月了还没弄点翻译或者文章上去。我想也是,作为少数几个用户之一,对我提了反馈,我也应该要有点反馈才是。我看看之前那几篇,还记忆犹新,说明在这很长的一段时期里,我的“正向”工作真的是乏善可陈。

既然已经是年末,今年过年也早,我可以尽早收工,那我也应该将这一年的故事一一释怀才是。我真的很想做点“正向”工作的。

这次就写到这儿了吧,有时间我多翻译两篇文章,毕竟日记这种东西也只是自我消遣罢了。

相关文章

评论 (0)

还没有任何评论

发表评论 Leave a comment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