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ARIES

做家教

#

17/07/19


月初把课程作业给结了,然后给个小孩当家教,以及去驾校学车。恍惚间七月已去大半,虽然没有荒废时间,却总觉得有些事情还待去做;虽然知道过程比结果更重要,可我始终放不下结果,想快点揭开答案,无论是什么事情。

当家教,要是在大学那会儿,我是很乐意的。一个没有挣过钱的小孩才会觉得充当廉价劳动力是一种锻炼;而稍微聪明一点的小孩往往反感那些不知所谓的雇主。我是从前者过来的,但自觉远远未达到后者的程度,也就是说,并不反感,平等视之。因为金钱虽然是最重要的衡量要素,但也可能有些超越金钱的东西,仅仅为了金钱而评判一件事,稍欠妥当。

这个小升初的孩子,没有我当时学习好,但爱好广泛,学机器人,学小提琴。我小学毕业的时候,被逼着去学素描,就算我从小爱画画,但仍然想加入坐在游戏机前的小伙伴们。虽然知道什么好,什么不好,却总偷着安闲。这个小孩的妈妈住院一年多,他爸时刻陪伴,我觉得是真情;有一天天将下雨,我补完课刚从他家出门已经走了一段路,他奶奶追着出来给我送伞,给我说孩子母亲的事,让我多费心。以前我总是让别人多费心,现在别人也会让我多费心,谁都曾是个不听话的孩子啊——可是不听话的孩子总会长大成听话的孩子,何须多费心呢。

昨天补课的时候,他妈妈在家,于是补课做作业的时候比平时听话太多,写作业又快正确率又高。我想着这么个小孩,妈妈已经住院那么久,心里肯定装着些和别的小孩不同的东西吧。我一边翻看着他桌上的《城南旧事》,一边等着他做完作业批改。

书看完了,心里略有惆怅。小孩子,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,我们也是从他们那个年龄过来的,可是如今绝大多数情况下大人们对待他们,已难以共情,只会晓之以理。可是他们也不懂什么道理呵。

 


相关文章

评论 (0)

还没有任何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