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/04/16

设计的“华”而实

这篇来源于《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》的启发,佐藤可士和是日本有名的设计师。设计专业的人一定对他设计的麒麟泡泡酒包装不陌生吧?大家都去过的优衣库的品牌视觉形象也来自于这位大拿。

谈谈老生常谈的“艺术”与“设计”的区别。在我看来,艺术是一种美,而设计是一种创造。我们可以说这个设计很丑,但不能说这个艺术很丑;而一个设计作品美妙绝伦,我们可以说它美得就像一件艺术作品。我们经常将一个设计师看作一名艺术家,但很少将一名艺术家视为设计师。我们将设计大师称为“美的创造者”,虽然有“美”,但创造者——设计师才是根本属性。

几年前看过《为真实的世界设计》,形成了对设计的实用性观点:好的设计应该肩负责任、关怀、功能,华而不实的设计应该摒弃。自此对所有“华”的东西都不待见。但后来对设计接触日深,自己的认识进了一步:为什么好的设计不能也是“华”的呢?

有一次去做教育的公司面试交互设计师,其产品功能多样,信息架构复杂,UI与交互设计较弱。产品负责人和我谈,我说需要酷炫一点,漂亮一点,他说功能才是最重要的,没有完善的功能再酷炫有什么用?我说功能已经做了很多很多了,边际收益很低,如果在交互、UI上多下点功夫,收益会很高的,他说对啊,不然为何要招你们这些交互设计师呢?最后成了个死循环的逻辑:需要漂亮一点-》“功能才是最重要的”-》漂亮带来更高的边际收益-》“所以需要你们这些要漂亮的设计师”-》需要漂亮一点-》“功能才是最重要的”。

后来我反思了下,这个产品负责人和我当初对设计的想法类似,对“华”的东西抱有潜意识的抵触,所以在我谈到要酷炫的时候,一定要和我争论到底是功能重要还是美感重要。

我发现当很多人看到一些“华”的设计的时候,会先入为主地觉得肯定“不实”;在初涉设计又抱有很强自主意识的人看来,那些对设计的解读就是胡吹。以前我便是如此,在翻阅了这本《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》后,发现自己以前的想法存在诸多纰漏,那是一种类似于以科学的态度去衡量艺术的谬误。我们认同人机工程学对于合适尺寸、合理空间的叙述,但是为什么对“这给我带来一种美妙舒适的感觉”这种叙述就怀抱偏见呢?

佐藤可士和将艺术指导(Art Director)比作医生,对于设计主题的探索就像是医生对于病人病情的问询。书中丰富的案例告诉我们,设计并不只是结构、颜色等元素,背后所传达的主题才是设计的核心。

完。

说明:本来该篇想写关于佐藤可士和的意识整理术的,但是因为用了一个华而不实的博客软件,没有自动保存功能。我发誓我也只是点击了一下其他地方,没有强制退出、也没有闪退,再点回来,码了两小时的字全没了。所以就这样吧,很生气,马上卸载。

相关文章

评论 (0)

还没有任何评论

发表评论 Leave a comment :